> 游戏周边 > 我的动画课老师决定把上课教室搬到逆水寒里

我的动画课老师决定把上课教室搬到逆水寒里

  在中国教育界,游戏一直遭遇着不少误解。而90后一代的年轻老师,也在尝试着改变。

  刚刚过去的一年,对很多大学生来说都是很难的一年。

  停学、远程上课,聚会的欢乐时光变得稀少和难得,口罩遮住了人们的面孔,防疫的同时,也带来了一丝孤独与落寞。

我的动画课老师决定把上课教室搬到逆水寒里

  令很多人感到意外的,逆水寒作为游戏,帮助很多人与同学、老师情感串联起来,温暖起来,不再渐行渐远,不再一个人孤单面对未知的世界。

  同时,会呼吸的江湖也在提供着消遣娱乐之外的功能与服务。

  比如大学老师,盛世侠梦服务器的一碗儿丶蒸豆花就利用逆水寒游戏直播,帮助上千名学子完成了今年的课程,并取得了很不错的成绩。

我的动画课老师决定把上课教室搬到逆水寒里

  一碗儿丶蒸豆花是一名“老网瘾女孩”,她20多年的人生几乎和游戏息息相关,爱玩游戏,做过游戏,成为老师后也是指导游戏方向的美术制作。

  而这2年多内,她接触最多的是逆水寒。

  当时,一碗儿丶蒸豆花只是把逆水寒当做日常消遣手段。

  然而,突如其来的疫情掀翻了她的平静生活,“就好比一觉醒来,我的身份360%大反转,成了一名网课主播。”

  而后1个月,教师群里接踵而来的反馈都是“直播翻车”、“学生注意力不集中”等等;一通聊下来,问题没解决,反而大家越来越焦虑。

  作为一名90后老师,一碗儿丶蒸豆花深知在线教育,远远不只是一块屏幕那么简单。

  “本身孩子们在家就无聊得慌,如果还是死板用影视案例讲课,这群熊孩子只会更瞌睡。”

  一碗儿丶蒸豆花开始思考,自己能否用逆水寒游戏给学生远程直播上课。“动画专业的孩子都爱打游戏,用游戏讲,他们也看得新鲜。”

我的动画课老师决定把上课教室搬到逆水寒里

  然而,没想到的是,第一节课的成果让一碗儿丶蒸豆花大为欣喜。

  那节课她主讲音画同步这个概念,从以往经验看,学生对于如何音乐、画面的节奏感把握普遍不太好,“经常慢镜头配个电音神曲,还要跟我说,老师,我觉得自己帅炸了…”

  这也意味着,大多要花上2节课,加几个课外小作业,学生才能大致听懂这个概念。

  而这一次,一碗儿丶蒸豆花直接在逆水寒游戏里进行了动作展示,先是用“丰收之物”动作搭配雨霖铃BGM,再用“铃铛”动作搭配雨霖铃BGM。

我的动画课老师决定把上课教室搬到逆水寒里

  在两个动作的鲜明对比下,许多学生用不到15分钟就厘清了。

  事实也证明,学生们后续提交的作业,音画节奏方面明显好于往届。

  更有意思的是,一碗儿丶蒸豆花有时上完课,习惯在摄像头面前多讲15分钟的内容,以往愿意听的人很少。

  而在启动逆水寒直播后,她发现大部分学生都愿意留下继续听完。“一般50、60人的班级,上完课之后,选择继续留下来的有40多人。”

  此刻,一碗儿丶蒸豆花愈发坚定了自己的想法,“要在逆水寒继续直播下去。”

我的动画课老师决定把上课教室搬到逆水寒里

  毕竟想让一个年轻人了解镜头基础理论,让他看100本书,效果可能不如直接去逆水寒里推拉摇移展示;

  想让一个人体会山水动画的禅意,去博物馆看画展,效果可能和看逆水寒风景差不多。

  正因为如此,一碗儿丶蒸豆花的课堂成了整个大学网课中最奇异的风景。

  一碗儿丶蒸豆花本以为学校不会深究,结果突然有一天直播资料全校通报,当时她内心一片凉凉。

  不出所料,另类的教学方式成功引起了同事和领导的质疑与好奇,庆幸大家听过课后,大都觉得很有意思,这才坚定了一碗儿丶蒸豆花继续走下去的决心。

  越来越多的逆水寒游戏玩法也被应用到了专业课堂上。

  比如,一碗儿丶蒸豆花会用逆水寒的捏脸系统来讲解人物设定课。

我的动画课老师决定把上课教室搬到逆水寒里

  错误面部比例示范

我的动画课老师决定把上课教室搬到逆水寒里

  正确面部比例示范

  “往常学生们最害怕画脸,我就用逆水寒捏脸系统里所有可调节的肌肉骨骼点给学生讲脸部特点分析,并允许他们交游戏主题作业,没想到他们为了秀游戏,那可谓是废寝忘食、兢兢业业,我还是挺感动的。”

  “相比没有思想的临摹作业,这帮孩子很用心地展示着自己的热爱。”

  还有很多学生,因为一碗儿丶蒸豆花另类的教学方式进入了逆水寒江湖,还特地选择和老师一个区。

  当然这也产生了一定弊端,“有些学生上着课,上着上着人就没了,和情缘、结拜做任务去了。”

  这个时候,课代表就不得不开百里喊话:“赶紧回来上课,老师看到你开小差了!”

我的动画课老师决定把上课教室搬到逆水寒里

  有时候,网课老师偶尔也会化身卖货主播。

  比如逆水寒新时装刚出时,一碗儿丶蒸豆花必定会给学生们讲模型构造。

  她会告诉大家,白灵的狐狸尾巴毛是模型片面一点点做出来的,不是通过常用的毛发系统堆砌而成,制作难度相当麻烦····

我的动画课老师决定把上课教室搬到逆水寒里

  然后一碗儿丶蒸豆花就开始疯狂安利学生,啥别说,它值这个价,买!!!

  就这样,学生们在老师一碗儿丶蒸豆花的带动下,化学术为购买力,开启了集体剁手之旅。

  更令一碗儿丶蒸豆花没想到的是,也因为这一系列直播,自己和部分学生的关系也发生了微妙变化。

  其中就有一串儿丶糖葫芦(后续简称糖葫芦)和钟惜悯,她俩都成为了老师的结拜。

  在学生糖葫芦眼里,逆水寒让大家更深一步了解,自己的老师有多憨。

我的动画课老师决定把上课教室搬到逆水寒里

  有时候糖葫芦和老师一起打战场,都站在她跟前了,老师还在问,‘你人呢你人呢’。

  “这可能就是选择性失明吧。”

  老师:也..可能是,眼…眼大不聚光?

  除了眼神不好之外,糖葫芦发觉自家老师玩游戏还肩负路痴、挂件、笑声惊人属性,堪称咸鱼里的战斗鱼。

  这时候,一碗儿丶蒸豆花常常会利用老师光环挽回面子。

  “你们是不是想增加大作业难度,你们期末想挂科吗?”

  别说,伤害性极强!

我的动画课老师决定把上课教室搬到逆水寒里

  等到了假期,一碗儿丶蒸豆花就会换一种方式来回击大家的嘲讽:你下学期是想熬夜做我的作业吗,我可是在凝视着你。

  看到这些师生在会呼吸江湖的故事,小编不由想起了罗翔老师的一段话:

  我只是一个在海滩拾贝的拾贝者,想借助各种平台,让同学们看到海边贝壳的美丽。绝不是要炫耀我的贝壳,而是想让同学们看到,贝壳后面的大海,是那么广袤。

  一碗儿丶蒸豆花就是这么一个拾贝者,90后的她用自己的方法践行着一名好老师的责任。

  对于上课的学生,她用生动的教学,高效地完成了知识的传递。

  但对于课下的大伙——她又利用逆水寒游戏巧妙地打开了封锁的师生壁垒,和大家做了好朋友。

  一碗儿丶蒸豆花一直都觉得学生不只有一种,教学方式也应该不只有一种。

  奇特的教学方式,让她收获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而学生发自心底的感悟,也让她得到了最体面的那句:

  “谢谢老师”。

我的动画课老师决定把上课教室搬到逆水寒里: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